卵巢癌的風險因素

卵巢癌的風險因素 1, 2, 3, 4, 5, 6, 7, 8

研究顯示,某些風險因素會增加婦女患上卵巢癌的機會,同時也有其他因素可降低婦女的患病機率。事實上,大部份具有風險因素的婦女都沒有患上卵巢癌。相反,一些沒有已知風險因素的婦女,卻得到這個病。因此, 風險因素並不能完全用作預測患病的指標,最穩妥的做法是諮詢醫生。

可能增加婦女患上卵巢癌風險的因素

遺傳性:BRCA1和BRCA2

遺傳性卵巢癌約佔所有卵巢癌病例的23%。

約65%至85%的遺傳性卵巢癌帶有 BRCA1和BRCA2基因突變。

大部分與BRCA基因突變有關的卵巢癌患者發病時較年輕,且多屬晚期高分化漿液性上皮細胞卵巢癌。

這裡認識更多BRCA基因突變

遺傳性:連氏綜合症

另一種已知與卵巢癌有關的遺傳性疾病稱為「遺傳性非瘜肉結直腸癌綜合症」(HNPCC)或「連氏綜合症」(Lynch Syndrome)。HNPCC不僅是構成大腸癌的最大風險因素,患有HNPCC的婦女終生罹患卵巢癌的風險可達 12%,患上子宮癌的機率更高達40-60%。

這裡認識更多連氏綜合症

家族病史

如果家族成員曾經患上卵巢癌,就算沒有攜帶基因突變,罹患卵巢癌的風險也會增加。直系親屬(例如祖母、母親、女兒或姊妹)曾患卵巢癌的婦女,她終生罹患卵巢癌的風險為5%(其他女性的平均風險為1.4%)。

雖然遺傳性僅佔少數的卵巢癌病例,但它始終是一項引發卵巢癌的高風險因素,故參考家族病史十分重要。當然,許多沒有家族病史的女性,仍然存在與卵巢癌風險相關的基因突變。因此,所有被確診患有卵巢癌、原發性腹膜癌或輸卵管癌的婦女,都應該進行遺傳諮詢並考慮接受遺傳基因檢測。

個人病史

  • 曾患乳癌、子宮癌、大腸癌或直腸癌的婦女,患上卵巢癌的風險較高。
  • 患有子宮內膜異位症的婦女,患上透明細胞癌和子宮內膜樣卵巢癌的風險會增加2至3倍。

年齡增長

任何年紀的婦女都有機會患上卵巢癌,但55歲至64歲之間的婦女發病率最高。被確診的患者平均年齡為63歲,這意味著有一半的患者小於63歲,而另一半的患者則年齡較大。

生育史與不孕

婦女的月經週期與卵巢癌有相當關係。以下情況將增加患上卵巢癌的風險:

  • 月經初潮過早 (12歲之前)
  • 從未生育
  • 30歲後初次生育
  • 50歲後才經歷更年期
  • 從未服用口服避孕藥
  • 不孕,不論是否有使用排卵藥

激素替代療法(荷爾蒙補充劑)

服用激素(荷爾蒙補充劑)以緩解與更年期有關的症狀,例如潮熱、盜汗、失眠和陰道乾燥,這些症狀是由雌激素降低而引起。激素替代療法可以是單獨使用雌激素(已接受子宮切除術的婦女),或以雌激素配合孕酮(沒有切除子宮的婦女)。

使用激素替代療法的婦女患上卵巢癌的風險會增加。研究顯示,聯合使用雌激素和孕酮達五年或以上,會明顯增加未曾切除子宮的婦女患卵巢癌的風險。對於已接受子宮切除術的女性,如使用雌激素十年或以上,同樣會增加患卵巢癌的風險。

肥胖

多項研究發現,肥胖跟卵巢癌之間有關連。2009年的一項研究顯示,肥胖與絕經後未服用過激素的50至71歲女性,患卵巢癌的風險高出近80%。

可能降低婦女患上卵巢癌風險的因素

婦女可以透過多種方法降低患卵巢癌的風險,惟並沒有百分百的預防方法。專業的醫護人員可以幫助婦女評估風險及如何降低這些風險,並決定是否需要接受遺傳諮詢。

口服避孕藥

口服避孕藥可降低患卵巢癌的風險,尤其是已服用數年的婦女。與從未使用口服避孕藥的婦女相比,使用避孕藥五年或以上的婦女,患卵巢癌的風險降低約50%。

懷孕和母乳餵哺

懷孕和母乳餵哺可降低患卵巢癌的風險,這可能是因為婦女在懷孕或餵哺母乳時,排卵的頻率降低了。而多次懷孕或在26歲之前第一次足月生產,皆會降低患病風險。

切除卵巢和輸卵管

切除卵巢和輸卵管能大大降低患卵巢癌的風險,這是一種預防性的雙側卵巢和輸卵管切除術。然而,原發性腹膜癌與卵巢癌非常相似,但比較罕見。研究顯示,㩗帶 BRCA1基因突變的婦女在35歲之前切除卵巢,能大大減低患上卵巢癌的機會。

值得注意的是,切除卵巢和輸卵管是一項重大決定,建議先向醫生查詢該手術是否必要和合適。

子宮切除/輸卵管結紮

根據美國癌症協會的資料:

  • 進行子宮切除術或切除子宮但保留卵巢,可以降低患上卵巢癌的風險近33%。
  • 結紮輸卵管可降低患上卵巢癌的風險達67%。

基因檢測

甚麼是遺傳諮詢和基因檢測?

遺傳諮詢是指受過專業培訓的醫護人員,詢問一系列有關你和你的家庭成員的癌症和遺傳性疾病的患病史,然後綜合這些資料,評估你患上卵巢癌和相關癌症的風險。這項諮詢有助你決定是否進行基因檢測。

基因檢測是以透過驗血來識別你或你的家庭成員患上卵巢癌和相關癌症的風險,同時檢測你是否帶有由父母其中一方遺傳給你的基因變化。人體的基因成千上萬,當中某些基因會使患癌的風險增加。與卵巢癌有關的基因變化有以下幾種:

BRCA基因突變

BRCA基因(BReast CAncer susceptibility gene)是與生俱來的,它的功能是抑制腫瘤生長。但當這些基因出現突變時,就會失去抑制腫瘤生長的功能,導致某些癌症的發生,例如乳癌和卵巢癌的風險會增加。研究顯示:

  • 約72%遺傳BRCA1基因突變的婦女,以及約69%遺傳BRCA2基因突變的婦女,會在80歲前患上乳癌。
  • 約44%遺傳BRCA1基因突變的婦女,以及約17%遺傳BRCA2基因突變的婦女,會在80歲前患上卵巢癌癌。

除先天遺傳外,BRCA基因突變也可以後天發生。遺傳性的稱為生殖細胞基因突變(germline mutations,簡稱gBRCA),後天發生的稱為體細胞基因突變(somatic mutations,簡稱sBRCA)。sBRCA只影響個體本身,不會遺傳給下一代。

同源重組缺陷(Homologous Recombination Deficiency,HRD)8

要了解何謂HRD,首先要認識人體的DNA損傷和修復機制。

細胞內的DNA有時候會因為外在環境因素或複製時出錯而引起損傷。在正常情況下,我們的身體具備自我修復DNA損傷的機制,令細胞得以維持正常運作。

「單鍵斷裂」是其中一種DNA損傷,如果「單鍵斷裂」沒有被修復,損傷便會累積成「雙鍵斷裂」,導致細胞死亡。

身體修復DNA「雙鍵斷裂」的機制稱為「同源重組」(Homologous Recombination,HR)修復機制,BRCA1和BRCA2是HR修復的關鍵蛋白。然而,若細胞帶有「同源重組缺陷」(Homologous Recombination Deficiency,HRD)這種DNA修復機制缺陷,DNA將無法有效地被修復。大約41%至50%的高分化漿液性上皮卵巢癌患者存在HRD。

與HRD相關的基因包括:

  • BRCA1生殖系突變
  • BRCA1體細胞突變
  • BRCA2生殖系突變
  • BRCA2體細胞突變
  • BRCA1啟動子甲基化
  • CDK12突變
  • RAD51C啟動子甲基化
  • FA基因突變(例如PALB2、FANCA、FANCI、FANCL和FANCC)
  • RAD核心基因突變(例如RAD50、RAD51、RAD51C和RAD54L)
  • HR DNA損傷基因突變(例如ATM、ATR、CHEK1和CHEK2)

HRD是腫瘤組織的一個常見特徵,目前正廣泛地受到臨床關注,因為HRD與鉑類化療和多聚ADP核糖聚合酶抑制劑(PARP蛋白抑制劑)的治療效果有關。

按此閱讀更多PARP蛋白抑制劑的資料

MLH1、MSH2或MSH6(遺傳性非瘜肉結直腸癌綜合症,HNPCC或連氏綜合症)

帶有以上其中一種基因突變(HNPCC或連氏綜合症)的婦女,終生患上卵巢癌的風險為9%至12%。同時,這些婦女患上子宮癌和大腸癌的風險也高達60%。

跟BRCA1和BRCA2相似,帶有這些基因的突變的患者多在年輕時發病,當中某些患者甚至早於25歲確診。重要的是,這些基因突變可以從父或母遺傳而來。

我有哪些個人卵巢癌風險因素?

任何年齡階層的婦女都有機會患上卵巢癌,若有相關的個人或家族病史,會進一步增加患卵巢癌風險。利用以下的風險評估表,可以讓你和你的醫生評估你的風險水平,找出有效降低卵巢癌風險的方法。

一般風險〔風險程度:1/75(約1.3%)9

  • 你的家族中沒有乳癌或卵巢癌的病史。
  • 你從來沒有受孕困難。
  • 你從未使用激素替代療法(荷爾蒙補充劑)。

給卵巢癌低風險的婦女的篩查建議:

  • 每年進行一次婦科檢查。
  • 注意是否有任何卵巢癌的徵狀,如出現徵狀並持續超過2至3週,請及早求醫。

給卵巢癌低風險的婦女的預防方法:

  • 如果你正處於生育年齡,可考慮服用避孕藥。

風險〔風險程度:1/20(約5%)10, 11

  • 你是否有不孕症(受孕困難)?
  • 你曾否使用藥物來幫助懷孕?
  • 你曾否患有子宮內膜異位症?
  • 你曾否使用激素替代療法(荷爾蒙補充劑)來緩解更年期症狀?
  • 你曾否在40歲之後患上乳腺癌?

給卵巢癌中風險的婦女的的篩查建議:

  • 每年進行一次婦科檢查。
  • 注意是否有任何卵巢癌的徵狀,如出現徵狀並持續超過2至3週,請及早求醫。

給卵巢癌中風險的婦女的預防方法:

  • 如果你正處於生育年齡,且沒有患上乳癌,可考慮服用避孕藥。

高風險〔風險程度:1/10(約10%)12

  • 你的母親、姊妹或女兒曾否患有卵巢癌?
  • 你有否在40歲之前患上乳癌?
  • 你是否在50歲之前患有乳癌,並且有一位或以上的直系親屬曾經患上乳癌或卵巢癌?
  • 你是否有兩位或以上的直系親屬在50歲之前患有乳癌,或在任何年齡時患有卵巢癌?

給卵巢癌高風險的婦女的建議:

  • 強烈建議你進行遺傳諮詢,以確認清楚你的風險,並幫助你找出最佳的篩查和預防方法。

極高風險〔風險程度:1/2(約50%)13

  • 基因檢測有否顯示,你的 BRCA1或BRCA2基因發生突變,以致大大增加患乳癌和卵巢癌的風險?
  • 基因檢測有否顯示,你的MLH1、MSH2或MSH6基因(連氏綜合症)發生了突變,以致大大增加了患大腸癌、子宮癌、卵巢癌和腎癌的風險?

給帶有BRCA1或BRCA2基因突變的婦女的篩查和預防建議:

  • 每年進行一至兩次婦科檢查。
  • 注意是否有任何卵巢癌的徵狀,如出現徵狀並持續超過2至3週,請及早求醫。
  • 從30至35歲開始,每年進行兩次陰道超聲波(TVU)和CA-125血液檢查。
  • 從25至30歲開始,每年進行一次乳房X光造影和乳房磁力共振作乳癌篩查。
  • 在完成生育後,與醫生商討是否需要接受預防性卵巢和輸卵管切除術。

給帶有MLH1MSH2MSH6突變(連氏綜合症)的婦女的篩查和預防建議:

  • 每年進行一至兩次婦科檢查。
  • 注意是否有任何卵巢癌的徵狀,如出現徵狀,並持續超過2至3週,請及早求醫。
  • 如有任何異常的陰道出血,請向醫生報告。
  • 從30至35歲開始,每年進行兩次陰道超聲波(TVU)和CA-125血液檢查。
  • 每年進行一次子宮內膜活檢,以檢測子宮癌或癌前病變。
  • 從20至25歲開始,每一至兩年接受一次大腸鏡檢查,以防患上大腸癌。

在完成生育後,與醫生商討是否需要接受預防性卵巢和輸卵管切除術。

從未生育、長期使用荷爾蒙藥物及帶有BRCA 遺傳基因的婦女,患上卵巢癌的風險較高。

李兆康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卵巢癌的致病原因尚不明確,或與現代女性普遍較遲生育、長期服用荷爾蒙藥物或盆腔炎有關,也有其他重要因素如遺傳性BRCA基因突變。

楊永基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不論停經前或停經後的婦女,建議每年接受一次全面的婦科檢查,包括盆腔超聲波掃描。

吳雲英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
  1. https://ocrahope.org/patients/about-ovarian-cancer/risk-factors/
  2. https://www.hindawi.com/journals/bmri/2015/341723/
  3.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16112002
  4. https://www.cancer.org/cancer/ovarian-cancer/causes-risks-prevention/risk-factors.html
  5. https://www.cancer.gov/about-cancer/causes-prevention/genetics/brca-fact-sheet#q2
  6.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632503
  7. https://www.cancer.org/cancer/cancer-causes/genetics/genes-and-cancer/gene-changes.html
  8. Konstantinopoulos PA et al. Cancer Discov. 2015;5(11):1137-54. Available at: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096977/.
  9. Brett M. Reid et al, Cancer Biol Med 2017. doi: 10.20892/j.issn.2095-3941.2016.0084
  10. L Lerner-Geva, Women’s Health (2010) 6(6), 831–839
  11. Pavone ME, Lyttle BM,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Women’s Health 2015:7 663–672
  12. Bergfelt K et al, Risk of ovarian cancer in breast cancer patients with a family history of breast or ovarian cancer
  13. Farrell C, Genetic Susceptibility to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 Assessment, Counseling and Testing Guidelines. Bethesda (MD): American College of Medical Genetics; 1999.
返回頁首